环亚集团AG发财网指导
您当前的位置: > 环亚集团AG发财网指导 >

“白头记者”曹景行去世:“一个人的通讯社”停更 曾是搭档眼中

编辑: 时间:2022-02-25 浏览:77
html模版“白头记者”曹景行去世:“一个人的通讯社”停更 曾是搭档眼中的“资讯狂”

据澎湃新闻消息,知名媒体人曹景行2022年2月11日在上海病逝,享年75岁。

2月8日,曹景行曾每天日更几十数百条的朋友圈停更了。那一天,他还在朋友圈关注香港最新的疫情情况,也在分享上海太原路上的一幢粉色小洋房。

“一个人的通讯社”,之后都不会再更新了。

曹景行1947年生于上海,1968年起在皖南山区插队10年,1978年入复旦大学历史系,1982年进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美国经济。1989年应聘做《亚洲周刊》撰述员,1994年成为副总编,之后兼任《明报》主笔,写社论和评论。1997年,曹景行转行电视,出任香港传讯电视中天新闻频道总编辑;1998年入凤凰卫视,曾任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兼言论部总监。2009年2月起,曹景行还曾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综合频率中国之声早间黄金时段,每日评述国内外时事新闻。

▲曹景行生前最后的朋友圈

曹景行的老同事、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在追忆曹景行时曾说,他是“资讯狂”,是一位难得的媒体人,永远对新生事物充满兴趣。而原凤凰卫视主持人曾子墨在多年前撰文写到曹景行的时候曾用“年轻老头”形容他,因为曹景行曾跑去当年的“超女”比赛现场观摩,他想知道为什么一个电视节目会如此火爆。

曾被称“影帝”,每天发朋友圈400条,“一个人的通讯社”停更

曹景行的父亲是民国著名报人曹聚仁,曾报道了淞沪会战、台儿庄大捷。1937年,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谢晋元率领中国军队第88师262旅524团1营420余名官兵(外界称“八百壮士”),以少敌多,顽强死守,抵抗住了日军的多轮进攻。当时战地记者曹聚仁曾在四行仓库住了44天,目睹战斗的进行。曹聚仁一生留下了4000万字的作品。

曹景行4岁就和父亲分开,延续了父亲对新闻工作的执著。在做进入电视行业以前,曹景行已经在香港多家媒体机构供职,随后转入电视行业,但从事幕后工作,没有出过镜。1998年7月凤凰卫视要开一档节目《财经论坛》,想找一个头发有点白的人来主持,曹景行觉得自己可以试试,就这么试了一年。

陈鲁豫曾撰文记述过曹景行在凤凰卫视的工作。当时曹景行负责《时事开讲》节目,15分钟的节目被他做成了凤凰的名牌。他每天至少要看20分报纸、5份时事杂志、做数不清的剪报。他有个习惯,看到报上有用的信息就会影印下来,公司复印机的旁边总能看到他。所以他也被称为“影帝”,意思是影印之帝。

在国内新闻界,一直没有“白头记者”的说法。对比国外,中国记者的职业周期较短,几乎看不到上年纪记者还在一线采访。但是曹景行是个例外,他是国内屈指可数的“白头记者”,年过七旬仍在新闻现场采访。他曾连续十多年现场报道“两会”,一头白发格外醒目。遇到年轻记者打招呼,他总是乐呵呵地回应,还会关切的询问“今天采访怎么样了?”

曾担任过全国政协委员的律师施杰曾在全国两会时接受过曹景行的采访。他还记得,有一次为了赶到在他们去大会堂开会前到委员驻地采访,曹景行一大早就到了,在寒风中等了很久。

东方卫视主持人曹可凡的纪念文章里写到:最佩服的是他身体里的能量和激情似乎永远花不完,在他生病前,还每年做两会的报道。他和二三十岁的年轻记者挤在一起,在人民大会堂里拉各个代表、委员做采访。曹景行为人热情,待人诚恳,对后辈不遗余力地帮扶。

▲曹景行在采访拍摄当中(图据曹景行微博)

曹景行的微信朋友圈,每天不间断地转发中外新闻时事,堪称一家通讯社,有时一天要发400条朋友圈,达到发送上限。他解释自己“我们四?后五?后经历过资讯极度匮乏并扭曲的年月,难免患上‘资讯饥渴症’,像海绵那样拼命吸收一切可以得到的信息。到了互联网时代,犹如一下子就掉进资讯汪洋大海,畅饮畅游之余又想玩点别种新花样。”他还称,想把朋友圈办成高层次的自媒体。

曹景行的老同事、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提到,曹景行是一个“资讯狂”,对他频繁发朋友圈印象深刻。

2月8日以后,曹景行活跃几乎从不间断的微信朋友圈停止更新。2月11日,他病逝的消息传来,无数人扼腕叹息。他的离去是媒体界的损失。

23年前仓促走进直播间,成中国电视界第一位时事评论员

得知曹景行病逝消息后,曾在凤凰卫视任职多年的资深媒体人潘红星通过红星新闻撰文追忆曹景行。

曹景行早于潘红星到香港工作。他1998年进入凤凰卫视,最初是凤凰卫视《杨澜工作室》顾问。潘红星当时是凤凰卫视《时事直播车》主编。两人工作本没有交集。

1999年5月9日,潘红星对这一天终生难忘。这天发生了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事件,潘红星与曹景行共同参与了一场电视时事直播,仓促中曹景行成了中国内地第一个专业的电视新闻时事评论员。

潘红星回忆,那年5月9日是周六,凤凰卫视和湖南电视台本策划办一场特别版《欢乐大本营》。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的野蛮行径,中止了两台联播的娱乐节目,原来预留的2小时播出时间,凤凰卫视临时改为时事直播节目《中国人今天说‘不’!》。当天,凤凰卫视高层、业务骨干及主播们基本都去湖南长沙,定下决心时已无航班回港。

▲潘红星和曹景行在人民大会堂广场前合影

特别节目的重担,突然交给作为《时事直通车》主编的潘红星。他在香港接到电话时,已是傍晚快7点,而当晚9点半钟就要播出这个特别节目。与此同时,曹景行作为一个老新闻人,当天也在密切关注着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事件,尽可能搜集着相关资料。当晚,曹景行被潘红星紧急请进演播室“救急”,加上主播曾静漪,一起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特别直播节目。这是曹景行首次以时事评论员正式身份出现在电视屏幕上,节目中曹景行发挥了时事评论主导作用,与重大事件发展同步,在电视屏幕上发出中国新闻人对美国炸馆事件的强烈义愤以及理性、客观的评论。

一位“资讯狂”,一位去现场看“超女”的“年轻老头”,一位难得的媒体人

多年前,原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曾子墨曾撰文写过一篇有关曹景行的文章。标题即为“年轻老头曹景行”。在那篇文章中,曾子墨回忆了和曹景行一起去现场看当年的“超级女生”的经历。曾子墨当时很惊讶,无法想象年过半百、正宗学院派的资深评论员曹景行先生会像少男少女一般成为超女的粉丝。而在当时的演播大厅现场,白发苍苍的曹景行泰然自若地拍照,并不觉得和年轻人有代沟。在现场,还有更多人好奇地拍摄曹景行。现场密密麻麻的人群,只有曹景行一头银发夹杂其中。

曾子墨回忆,在长沙,曹景行曾不止一次地说,他其实是想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电视节目会如此火爆。说这些话时,曹景行正襟危坐,表情像极了他在《时事开讲》中进行时事评论的样子。

“无论如何,跑到现场观看超女的老头儿并不多见,曹先生若非独一无二,也一定可以称得上稀有罕见。”这是曾子墨眼中曹景行的样子。

这个“年轻老头”也是一位“资讯狂”。

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他和曹景行先生都是90年代来香港,都在平面媒体供职,曹景行先是在《亚洲周刊》,918博天堂app下载,再后来在《明报》,他当时在《文汇报》工作。因为彼此有些共同点,都是上海人、都是“老三届”、都做过知青,又在“文革”结束之后读大学,而且都在社科院系做过研究,后来的经历也很相似,所以到了香港后就认识了。

何亮亮说,19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轰炸在全球华人中引起轰动。曹景行当时负责《中国人今天说“不”!》直播节目,自己也曾去客串。这一节目在华人世界引起关注。后来这个节目变成了凤凰卫视的常设节目,也是凤凰卫视最早的这个时事评论节目叫做《时事开讲》。

▲曹景行在采访中(图据曹景行微博)

2001年1月1日,凤凰卫视资讯台成立,何亮亮加入凤凰卫视。何亮亮说,当时他和曹景行、阮次山三个人组成了凤凰卫视评论部。那时,他与曹景行正式成为同事。2006年左右,曹景行离开凤凰卫视开始其他方面的创新。在何亮亮眼中,曹景行是个多面体。“他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是一个敢于打破常规的人,常常有一些新的想法,而且勇于付诸实践。在媒体人里面很少见他这样的,到了接近老年的时候,他还是有的无穷的精力。把新想法付诸实践。”

在何亮亮看来,曹景行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资讯狂”。20年前在香港还没有智能手机的时候,曹景行就订阅两岸三地大量报纸,把需要的内容复印下来。微信开始进入人们的生活之后,四五年前,曹景行告诉何亮亮,自己每天发微信上百条,而且还有不同的微信号发。

何亮亮说,作为一个“资讯狂”,曹景行发微信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很热衷收集各方资讯,对新闻有很敏锐的感觉。所以他能成为中国最早做电视新闻评论的人。1999年,曹景行开始做《时事开讲》这类现场电视评论节目。他是电视时事评论第一人,这类节目对中文电视行业影响久远。

在新闻教学方面,曹景行不喜欢讲理论,他的方式是实践。他会带学生参加“两会”报道,到各地采访,而这对于年轻人来说,就是很好的学习机会。”

在何亮亮看来,曹景行很好地完成了一个传统媒体人向新媒体人的角色转换。“他是一位难得的媒体人,他六七十岁还用于面对新媒体的挑战,对新事物充满兴趣。面对重大事件,他会孜孜不倦搜集资料,用他的方式表达出来。”

何亮亮还回忆四年前最后一次和曹景行的聚会。“当时他一头浓密的白发,笑声爽朗,精神状态很好。”近两年由于疫情的关系,没能见面。

两年前,何亮亮听说曹景行已经身体抱恙。“4天前,就是他生命最后的日子,他还发了微博,真是媒体狂人。”

2月7日,曹景行微博的最后一条是厨师聪哥讲美食的视频。这是曹景行参与制作的“人人都有创造力”的系列短视频节目。有粉丝留言说很期待下一个,曹景行还在评论中回复。

但“一个人的通讯社”终究停更了,那个曾经在各种新闻现场出现的“白头记者”,也只能停留在记忆中了。

红星新闻记者 吴阳 实习生 何宇

编辑 柴畅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上一篇:生命“起源”之干细胞,直击疑难杂病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